正式赞助2022年世界杯海信贾少谦:投入5年的国际化真正起步了

  (文/观察者网 尹哲 编辑/周远方)“5年投了100多个亿之后,国际化总算线日,海信集团总裁贾少谦在2021年海信开放日论坛上表示。

  他指出,海信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完成了黑电、白电和厨电业务的布局,打通了从家庭到社区、从社区到城市的场景,实现了ToC和ToB产业的均衡布局,“在瞬息万变充满不确定的当下,海信将继续牢牢坚持数据真实、财务稳健、资金管控等确定性的原则,不断攀向产业顶端,继续朝着更高目标前进”。

  “近段时间,‘出事’成为悬在不少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剑,对此我们有一个判断,海信与这种风险基本无关,更不会像某些企业突然倒下,这是我们立下‘百年海信’愿景的绝对自信。”

  贾少谦认为,海信已经成为世界上极少同时拥有黑电、白电和厨电三大业务板块、完整覆盖了广义家用电器领域的企业,是未来最有可能全面满足并解决家庭智慧生活的企业。海信在财务上更是可以用“保守”来形容。

  他表示,海信一直认为,肚子比面子重要;利润比规模重要,没有任何事情比“安全”更重要。

  在海信全球研发中心,随处可见一句标语:市场经济的最终两个主宰是消费者与技术。

  贾少谦介绍道,这句话源自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对于海信来说,这意味着对诚信、质量和技术的坚守。

  他进一步提到,中国电视行业的老大海信,以及以周厚健董事长为代表的一代中国电视人,在民族产业生死之战的关键时期,凭借对芯片、液晶模组、ULED背光分区技术和激光电视的持续攻关研发和产业化,完成了作为中国彩电企业和彩电人的担当,并在智能交通、光通信、智慧医疗、商用多联机等toB领域,做到了国内乃至全球领先。

  在海信开放日当天,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以视频连线方式与海信联合宣布:全球科技企业领导者海信正式成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官方赞助商。海信也因此成为中国唯一一家连续赞助4届世界级赛事的企业。

  因凡蒂诺先生表示:海信引人注目的产品以及尖端科技将为球迷带来难以置信的观看体验。在海信的支持下,先进的科技将使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追随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身临其境,为全世界球迷带来一届难忘的世界杯。

  海信的全球化实际上是一代又一代海信人的接力赛,在国际化征程中,海信坚持构建全球品牌的制高点,坚持自有品牌全球销售布局,持续发力体育营销。

  贾少谦说,海信海外收入最快3年就将反超国内,近年来海信连续收购了东芝电视、gorenje、日本三电等品牌,目前在全球已经拥有近50家研发机构、工业园区和生产基地。

  今年前三季度,海信集团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2.4亿元。这一成绩已经接近2019年的全年营收,前三季度海外收入达到526亿元,同比增长38%,占比已达42%。

  “从1991年初心萌发到2021年的波澜壮阔,海信全球化的30年,是中国市场经济得以确立并腾飞的30年,也是海信从一个小小的地方国有企业一步步走向世界的30年”,贾少谦表示,海信能有今天,有大时代的成全,也有一代又一代海信人甘为人梯的奋发努力和无私奉献。

  “海信刚刚将‘引领以智能化为核心的先进制造’写入海信企业使命。”贾少谦在演讲中指出,制造业是海信的重要定位,也是海信得以持续稳健发展的根基,今后很长时间,海信仍然会以制造业为重心,锁定先进制造,做到“引领”世界。

  财经观察家秦朔先生在海信开放日发表了《长期主义与百年企业——可持续发展背后的密码》的演讲。

  他表示,海信发展的确定性,源自海信的长期主义特质,来自创新与企业家精神,来自专业主义追求,来自负责任的价值观。海信在企业治理、财务管控和企业文化等方面的独特实践与深厚积累,已经成为中国商业文明的宝贵财富。

  欢迎各位在这层林尽染的深秋时节,来到青岛,参加海信开放日活动。在座的各位,有的是与海信合作多年、荣辱与共的老客户,有的是长期观察海信、关心海信也一直支持海信的媒体朋友,对海信的产品特征、技术优势和产业布局都已经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在今天这个难得的开放日,我会重点分享一些不是深度走进海信,不是在海信工作几年甚至几十年,可能都无法真切了解的那个海信。

  实事求是地说,在这个充满喧嚣和激荡的世界里,这些年海信的存在感并不是很强,离各种“风口”有点远。甚至很多人对海信的直接印象是一家“慢公司”“笨公司”,像不善言辞的工程师,像默默无闻的理工男,却又不知为何那么喜欢赞助热闹的欧洲杯和世界杯。但也有一些人,在世界各地总是“撞见”海信,了解到海信始终稳步增长的营收真相之后,也感慨海信这家企业好像“有点东西”。

  海信这些年来的营收增长,是一条漂亮的曲线。这几年营收和利润还有不断加速上扬的趋势。然而,这几年实际上正是全球政治经济态势不明朗,充满了不确定的一段混沌期。经济下行、市场萎缩和疫情不止等三重因素叠加,一些此前一直高速扩张突飞猛进的企业突然遭遇急刹车,有的还因为资金链紧张迎来了生死存亡之秋。那么,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身处竞争白热化家电行业的海信,究竟是怎样以不变应万变,究竟是坚持了哪些确定性,从而熨平了经济周期、金融危机和各种“风口”的冲击,实现了可持续增长?

  基业长青是全球优秀企业的共同追求。海信人自己提到海信时,心心念念都是“百年海信”。我们对此的愿望和追求,尤为强烈而持久。

  然而,就像是跑马拉松和跑百米,目标不同,奔跑的姿势自然不同。奔跑的节奏、体力的分配也必然不同。海信下定决心要做百年,则一切经营行为都需要以此来考量。

  百年海信,需要“稳健经营”;稳健经营,需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坐得了冷板凳。

  基于稳健这个要求,在产业拓展上,海信坚持资源共享和技术相关这两大原则。例如,海信最初是电视起家,基于家电门类的拓展,我们推出中国第一台变频空调,收购北京雪花冰箱和广东科龙,拓展了白电品类,然后通过收购gorenje,拓展了厨电品类。海信也由此成为世界上极少同时拥有黑电、白电和厨电三大业务板块、完整覆盖了广义家用电器领域的企业,成为未来最有可能全面满足并解决家庭智慧需求的企业。

  基于稳健这个要求,海信在财务原则上,可以直接用“保守”这个词来形容。海信在短期内坚持以企业利润最大化导向的财务指标来衡量企业,即坚持用企业的盈利能力、资金利用效率和财务能力来评价公司的当期经营效果,同时在长期经营上,从客户、内部运营、学习与成长等平衡计分卡的角度进行补充,从而实现对企业长短期结合的综合评价。

  基于稳健这个要求,海信建立了资金集中管理、财务垂直管理等为主要特征的集团财务管理体系,子公司财务负责人由集团(通过子公司董事会)委派,公司总经理有部分考核权但无权决定财务负责人任免。在衡量及评价经营安全和资金效率上,海信还有一个独有的指标——还贷后现金资产。即用手中可迅速变现的全部货币性资金偿还外部负债后剩余的资金余额。此指标直接反映出企业的偿债能力、资金风险和经营安全,尤其是可以抵御银行、供应商集中挤兑的风险。

  海信始终认为,在涉及到肚子和面子的问题上,肚子比面子重要;在涉及到利润和规模问题上,利润比规模重要;在涉及到企业安全问题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动摇“安全第一”这个原则。

  近段时间,“出事”成为悬在不少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剑,对此我们对自己有一个判断,海信与这种风险基本无关,更不会像某些企业突然倒下,这是我们立下“百年海信”愿景的绝对自信。

  各位今天在海信全球研发中心,随处可见一句标语:市场经济的最终两个主宰是消费者与技术。这句话源自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

  诚信这个词很普通,也是很多企业和个人都在讲的一个要求,但对海信来说,诚信的内涵非同一般。

  2013年海信颁布了《海信集团诚信守则》,作为海信所有管理办法的上位法,效力高于海信所有管理标准,集团每年的经营工作会上,《年度诚信经营工作报告》都是海信的重头报告。

  对于诚信,海信绝不是说说而已。今年8月份,海信对因为产品销量统计口径的差异造成数据失真的情况,进行了严肃处理,处理和警示对象覆盖了产品线终端导购员、办事处产品线经理、分公司总经理、子公司经营层以及集团层级的领导,一位很年轻也有前途的集团管辖干部因此被直接免职。

  关于诚信,海信的要求非常具体——实事求是,不说谎、不吹牛、不报假数!数字造假在海信是不可触碰的红线。对待造假海信从来是也必须是零容忍。1998年,因为虚假确认收入,出现了3000万元的差额,海信就直接免掉了一位集团副总裁。2013年,因为个别分公司的诚信问题,包括周董和时任总裁在内的多位集团领导因为管理失职而受到处罚。

  我们为什么每次都坚决严肃处理这么多人、这么多层级?因为在企业经营的所有错误中,唯独造假没有改正的机会!一旦造假,只能用更多的造假去掩盖前一个造假。这不仅是品质问题,更能直接置企业于死地。

  1986年、1987年和1991年,海信短时间内三获国家质量奖,“质量”由此成为海信产品最鲜明的底色。“海信产品质量好”由此口口相传,直到今天。

  从企业诞生至今,海信始终以一种近乎偏执的狂热,努力追求一流的品质。2001年和2010年,海信两度荣获“全国质量奖”,成为十年来唯一两次获得该项国家质量最高荣誉的企业。2020年12月,海信激光电视荣获“2020年度中国质量技术奖”一等奖,这是我国质量技术领域的最高奖,海信也是家电行业唯一荣获一等奖的企业。

  在海信,关于质量的规定,被称为“军规”。在制造车间、研发中心、办公大楼,在几乎每一个海信的办公室,海信质量管理“七条军规”与海信的企业愿景、使命和价值观一样,随处可见。

  质量源自制造。海信认为,没有制造业,就没有今天的海信。就在昨日,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先生专门发表了内部署名文章《海信须长期坚守制造业,并不断向世界先进水平迈进》。周董指出:制造业是海信的重要定位,也是海信得以持续稳健发展的根基,今后很长时间,海信仍然会以制造业为重心,锁定先进制造,做到“引领”世界,并正式将“引领以智能化为核心的先进制造”写入海信企业使命。

  在过去52年的时间当中,无论环境和竞争的挑战多么复杂,追求技术领先一直都是海信超越行业技术迭代挑战,实现规模增长的核心秘诀之一。

  1992年,刚上任青岛电视机厂厂长不久的周董率先打破大锅饭,设立技术和人才特区,研发人员的薪酬水平从此可以达到平均工资的3倍以上。

  2005年,海信推出了中国音视频领域第一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视频处理芯片——“信芯”,7000万台中国彩电从此有了“中国芯”,进口芯片大幅降价40%以上。

  2007年,海信建成中国第一条液晶模组生产线,打破了我国液晶模组几乎全部依赖外企的状况,把中国彩电制造产业链从被边缘化的危险中拉回了世界舞台的中央。

  2013年,海信自主开发ULED动态背光分区控制技术,一举打破中国企业与日韩电视企业在彩电技术上的“代际差”。

  2014年,海信推出全球首台100英寸超短焦激光电视,让中国第一次占据了显示技术发展的主场优势,中国显示技术从此引领世界。

  中国电视行业的老大海信,以及以周董为代表的一代中国电视人,在民族产业生死之战的关键时期,凭借厚积薄发的技术积累,凭借一腔产业报国激情,完成了作为中国彩电企业和彩电人的担当,勇敢承担了民族企业的使命。

  与此同时,海信特别重视技术预研,强调产品开发必须遵循“预研一代、储备一代、应市一代”的研发路径,主动投入资源对前瞻性技术、关键技术和技术难点进行立项研究。海信彩色超声产品,历经三年孵化,三年提升,三年攻坚,在去年10月19日,海信发布了国际领先的采用GPU极速并行处理架构平台的彩色超声产品,这正是我们对技术立企战略的践行。

  企业都知道,21世纪人才最贵,但知道最贵与知道之后怎么去做,亦有云泥之别。

  对于海信来说,几十年来,海信对人的评价衡量与考核,做到了始终坚持“一把尺子、一套刻度”,从未发生改变。这把尺子就是业绩第一,并严格遵守人与企业的基本价值观。海信从集团到各公司以及不同的领导层级之间,打造、使用和传承的都是这同一把尺子。在海信,大家比的是谁的业绩好,谁的贡献大,谁的业务能力强,完全不用花心思琢磨迎合领导的喜好,不用请客送礼走后门,没有拉帮结派,没有小圈子。也正因如此,海信这么多年始终有一批“用棒子打都打不走的干部和员工”。

  犹记去年春节之后,全国疫情正处于高发期,为了保证快速复工复产,海信发出59辆定制大巴到一线员工住地,把他们接回海信。对于本地员工,海信协调青岛相关部门为他们开通了9条专属定制公交线。与此同时,海信迅速将国内疫情防控的成功经验复制到海外工厂和分公司,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创造了海外上万海外员工无一例感染的奇迹。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海信在抢原材料、抢员工、抢产能、抢物流上从未放松,这种持续的勤奋,不仅使海信成功抵抗住了疫情的影响,还实现了逆势增长。去年8月海信营收利润同比即“转正”,年度营收和利润均达到两位数增长,利润突破百亿创下历史新高。

  海信人的勤奋,已经成为从经营团队到普通员工的一种内在习惯和传承。2002年,海信网络科技公司在做公交智能调度系统时,为了解决车载电源不稳定的难题,已经是总工程师的陈维强博士带着工程师在公交车上实时监测观察,记录问题,一天要坐上20圈,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和解决方案。同一年,海信交通信号机进入烟台市,陈博士带着工程师在寒冬蹲在马路边观测信号机使用效果并时时改进,一呆就是一个星期。

  这些年来,海信智能交通能做到连续多年国内第一,勤奋第一和技术第一一样重要。从1998年到今天为止,我们可以非常自豪地讲,海信智能交通在全国没有一个烂尾项目,没有一个项目不能完成交付,也没有一个项目因为交付问题没拿到钱。

  1991年底,我们的老厂长调往山东省外贸公司工作。在离任之前,她对接任者周厚健先生说:“在世界地图上点一个点,这个愿望我没有实现,愿你们在开拓国际市场方面做出努力,在世界地图上点一个点”。

  1996年,海信在南非点下了第一个点。此后,周厚健董事长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全球化即使是个陷阱,我们也要勇敢地跳下去。

  2003年非典之后,周董在海信首届全球客户大会上直言不讳:满足并匍匐于国内的巨大市场是一种近视行为。

  2004年,周董在庆祝海信成立35周年大会上首次提出:海信未来发展,大头在海外。

  在国际化征程中,海信始终认为,全球化必须是产品研发、制造、品牌和营销等全方位的全球化。海信每到一个国家,都会把销售、市场、服务甚至财务、人力资源等职能都建起来,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公司。目前,海信已经在美国、欧洲、日本、澳洲、南非和墨西哥等海外地区与国家设立了研发中心和工厂,并广布销售渠道,陆续完成本土化运营。

  在国际化征程中,海信坚持构建全球品牌的制高点,坚持自有品牌全球销售布局。为此,海信近年来持续发力体育营销,赞助世界级赛事,海外品牌形象不断迈向高端。2016年,海信成为2016欧洲杯顶级赞助商,这是欧洲杯56年历史上第一个中国顶级赞助商,2018年,海信成为俄罗斯世界杯官方赞助商,随后,海信再次联手欧足联成为2020欧洲杯全球合作伙伴。

  今年5月,全球11个国家市场的86万余名消费者,投出了他们心中最著名的中国出海品牌——海信连续五年上榜《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榜单,并稳居前十,今年更是排名家电行业第一名。

  最新一份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海信集团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3亿元,这个数据已经接近2019年的全年营收,前三季度海外收入更是已经达到526亿元,接近去年的全年海外收入,同比增长38%,占比已达42%。

  这30年,是中国市场经济得以确立并腾飞的30年;这30年,是整个海信不断创新体制机制,持续开疆拓土,从一个小小的地方国有企业一步步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30年,也是海信产业从简单制造到技术创新、技术驱动和技术引领的30年。

  海信今天举办开放日,既是对近几年的经营发展做一次小结,更是对过去30年风雨历程的一次总结。海信能有今天,是因为一代又一代海信人甘为人梯,甘于奉献,为海信付出了自己一生的努力、智慧和心血。今天,我们感恩这个时代,我们也感恩为海信发展作出卓越贡献的海信一代又一代的领导和同事们,

  我们更感恩政府、社会、媒体、客户和广大消费者对海信始终如一的关心、喜爱与大力支持。

  商业史告诉我们,优秀的企业都是不断变化的,但企业里最重要的要素是不变的。这些不变会像竹子的竹节一样,成为抵抗风雨的力量。这些年来,支撑着海信不断往前走、不断提升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海信在不确定中坚持的这些“确定性”,是全体海信人发自内心认同和坚守的企业价值观,这是组织凝聚力、战斗力和创造力的最终来源。

  有统计说,中国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四年上下,大部分企业无法突破5~8年的生命周期,百年企业更是寥寥可数。企业与人一样,没有不死的企业,有的只是活得更健康更长久。企业从来都不是时间的朋友,而时间恰恰是企业最大的敌人。一家企业从创建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不在和时间进行战斗。

  各位朋友,我们今天谈论这些,绝非借机自夸。而是海信深感在这个充满了不确定甚至浮躁日盛的当下,一些看起来更像是“常识”的东西,却有着非常现实和稀缺的价值与意义。

  各位朋友,奔跑在“百年海信”这条马拉松赛道上的海信,的确是一家“慢公司”。曾经,我们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布局了黑电、白电和厨电业务,打通了从家庭到社区、从社区到城市的场景,实现了ToC和ToB产业的均衡布局。今天,已经进入世界级跨国公司行列的海信,将用10年的时间,继续在家庭、社区和城市三大维度纵深布局,持续迈向产业高端,在世界级企业中,竞得更靠前的位次。

  各位朋友,海信之所以能持续朝着更高目标不断前进,时代前进的路上之所以始终有海信的身影,就是得益于我们的慢功夫,得益于我们在万变中坚持的不变,得益于我们在不确定中坚持的确定性!

  接下来,非常高兴与在座各位朋友,第一时间分享一个好消息。今天,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即将进入一年倒计时的时间节点上,海信的老朋友——FIFA主席因凡蒂诺先生发来贺电。海信与FIFA正式联合宣布:海信成为2022卡塔尔世界杯官方赞助商。连续4届世界级赛事的赞助,背后是海信始终不变的初心与决心。我们坚信,“建百年海信,成为全球最值得信赖的品牌”的企业愿景,一定会实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